纵横财经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搜索
查看: 1814|回复: 0

卫国大夫石碏为何要杀死亲生儿子 zt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7-24 2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注册

x

卫国大夫石碏为何要杀死亲生儿子

赵汗青

有句俗话说;“虎毒不食子。”这意思是说,猛虎性情虽然凶残,但依然要恪守亲情的界限;凶残是对外。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,却以慈爱之心相待,绝不可能将其化为腹中餐。但历史上就有人杀了自己的儿子。他是谁?
战国·邹·孟轲《孟子·公孙丑》:太甲曰“天作孽,犹可违;自作孽,不可活.(上天降下的灾害还可以逃避;自己造成的罪孽可就无处可逃.)”春秋时卫国大夫石蜡是最能体会到这句话的。

话说春秋时,在卫国国君的寝宫里,卫庄公病倒在床上,公子州吁的母亲正在侍奉汤药。卫庄公突然听见一阵打打杀杀的声音,
就问:“是谁在外边啊?”
州吁母亲赶紧回话:“是咱们的孩儿州吁在练武,
你看他都长大了, 你还不给他个一官半职, 你这是嫌弃我们母子啊!”
说完假装哭泣。卫庄公拗不过她,只好把太子公子完和大夫石蜡叫来商议。


正直忠君爱国的石蜡得知以后激励劝阻说:“臣听说,爱子,就应当教之以规矩,莫让他走向邪恶。骄横、奢华、荒淫、无度终将走向邪恶。具备这四巨祸害的溯源,就是宠溺过度。大王若想立州吁为太子,那就上紧做出表决。若不立,如此宠爱他必将酿成祸乱。受宠而不骄,骄而能自降其身份,降而不生恨,生恨而能自重的人极为少见。且身份低贱者关碍尊贵者,年少的驾凌于年长的,生分的离间亲近的,新人离间旧人,小国加兵于大国,邪恶毁伤道义,这是六逆。君义,臣行,父慈,子孝,兄爱,弟敬,这叫六顺。去顺用逆,必迅疾致祸。为君之人,当勉力去除祸害,而今却求祸害速来,怕是不当吧。”但卫庄公没有听进去。
石蜡又说:“公子州吁当个中下级军官还可以,若是让他掌握卫国军权,会削弱卫军战斗力的。卫国是大国包围下的小国,军队只能起保卫边境的作用,而州吁一贯主张建立一支庞大的军队,向外扩张。巨额的军费开支,卫国是支撑不起的。”可惜,卫庄公还是没有听进去。
公子完知道父亲的心思,急忙进言:“孩儿愿与州吁一同治理卫国,我情愿吧兵权分一半给他。”卫庄公点头同意。
石蜡却长叹一声:“卫国从此将无宁日了啊!”
州吁知道消息后,十分兴奋,但又考虑到石蜡在朝中每每和自己作对,无法施展拳脚,很不痛快。他母亲劝他:“只要石蜡的儿子石厚跟着你,他就没有什么话好说了,天下没有父亲和儿子作对的道理。”州吁听后,立即召见石厚,石厚不顾父亲坚决反对,来见州吁,两人一拍即合,从此狼狈为奸。
卫庄公突然病故,公子完继承王位,而州吁却散布谣言说石蜡功高镇主。石蜡自知年事已高,遂告老还乡。他临行前嘱咐公子完:“一定要看好州吁,不然回酿成大祸!”公子完点头而已,石蜡怅怅而去。石蜡一走,州吁和石厚就开始密谋要除掉公子完。
这一天,公子完正和母亲陈夫人商量事情,突然有人来报说太后的父亲--陈国的国君因兵变而被困王宫,特派人前来卫国求救。公子完担心外公安危,急忙点兵出城相救。陈夫人在宫里非常不安。
陈夫人正踌躇间,突然又有传报说陈国国君派使者前来向新任国君贺喜。陈夫人急忙召见,追问陈国可曾发生兵变,使者否认。陈夫人知道大事不妙,急忙让侍从前去追公子完回来。不料侍从回来哭诉道:“陛下被州吁骗到城外,已经遭毒手了!州吁他们正赶来太后寝宫!”陈夫人失声痛哭,几度晕厥,使者和侍从赶快将陈夫人送往陈国。州吁带领人马前来,火烧了寝宫,向外界宣称:“寝宫失火,国君和太后都被烧死在里面。”于是州吁就名正言顺掌握了卫国所有的兵权,而出主意害死公子完的石厚也被封为大将军。石蜡在乡间得知公子完猝死,非常愤怒,去信责令石厚查处真相。石厚将信呈给州吁,两人哈哈大笑。
逃回陈国的陈夫人屡次向父王哭诉,让陈国派兵征讨州吁和石厚,陈国国君因国力不足,劝说女儿耐心等待。
登上王位的州吁,利令智昏,决定实施新的“治国大略”--派兵与邻近的小国曹国和蔡国组成联军,一起攻打郑国。因兵力不够,石厚把石蜡以前制定的五户抽一丁改成五户抽两丁。他异想天开地认为:只要这样,卫国兵力就会凭空增加一倍,称霸诸侯指日可待了。可是,这一法令刚一颁布,卫国上下立即怨声载道。
消息传到石蜡所在的乡间,百姓们跪请石蜡出面制止石厚颁布新的法令。石蜡因石厚石自己的儿子颇感惭愧,决定和家臣右宰丑前往京城。面对石蜡的质问,石厚置若罔闻,石蜡无奈离去。
卫,曹,蔡三国联军与郑军对垒,不料曹国和蔡国临阵撤军,州吁和石厚兵败而回。兵败后的州吁和石厚不仅不吸取教训,还要变本加厉地家中课税,增加兵役,卫国鸡犬不宁。
按捺不住的州吁由石厚护送前往见周天子,想让周天子亲自册封他为卫国国君,而此行必须经过陈国。陈国国君和陈夫人商议,认为时机到了。
果然,州吁和石厚只带少量兵马经过陈国,被陈国国君派人情去陈国做客。两人虽然心虚,但确信外人对公子完之死并不知晓,遂坦然入城。
两人被请去前往陈国祖庙,祖庙前竖一木牌,上书:“乱臣贼子不得入内。”两人惴惴不安,等到进庙之后,发现陈夫人在里面,两人自知秘密早已泄漏,软作一团。陈夫人欲将两人斩首,陈国国君拦住:“卫国的事情最好由卫国忍来处理,石蜡还健在,就由他来做决定吧。”陈夫人遂修书一封。石厚得知将由父亲定夺,心里稍安,料定父亲不会置儿子性命于不顾。
石蜡接到信,长叹一声:“天作孽,犹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。”随即命右宰丑带着自己的亲笔书信前往陈国,处死了州吁和石厚。

后人问石蜡,对此历史事件的看法,石蜡说:“我对先王的剖析里面已经说的很了然了,二老都很怜爱自个儿的孩子,但这种怜爱假如无边的话,那对于孩子来说,只能是有害无补。我就很懊悔我没有对我的孩子石厚加以严厉的管教,导致了今日的这种局面,我很痛心啊。”说罢老泪纵横,难以自抑。我也很是伤感。

所谓“大义灭亲”,正是这种冲突的体现,是选择让天性服从社会、道德、理性法则的结果。
要做到这一点,要有很高的革命觉悟和革命自觉性;要有很高的道德修养和很强的理性力量。大多数人都难以做到,否则,大义灭亲就不是值得称赞的一种高尚美德了。人们大多难以割舍亲情,难以脱出天性这条强大的纽带,常常宁可让社会、道德、理性法则屈从于天性和自然法则。这样,像石碏那样的人,就显出了与众不同,显出了伟大和高尚,让人景仰。
不过,能够大义灭亲是一回事,固然可敬,而对那个“义”还得讲究。就是说,“义”所代表的东西,要值得人们为之付出灭亲的代价。在古时,臣軾君、子杀父、妻害夫,都是大逆不道的
“大不义”。国君是上天之子,体现了上天和神明的意志,是小民百姓最初的父母,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冒犯甚至杀害呢?这罪过比杀害自己的亲生父母还要大,真称得上是“弥天大罪”。在这种情况下的灭亲是理所当然的正义之举,可歌可颂。
“义”本身的内容是随着时代、观念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的。过去的为合乎“义”的东西,今天未必合乎“义”。我们总是站在今天的立场上来决定对“义”的取舍,从而在行动上作出选择。
石碏的作为在现在看来,其出发点只是尽了古所谓的“忠”,也就是我们一直批判的愚忠,但是过来想一想,作为一之臣,其对家的忠贞着实让钦佩,尤其是与后世他那个认匈奴为父而当了儿皇帝的本家石敬瑭、南宋的秦桧、明末的洪承畴乃至于民时期的汪精卫之流相比,更显高风亮节。在当时那种群雄割据的局面下,大臣们的主要职责就是保证家的高度统一,而弑君篡位,这无疑是之举,那么作为一名维护君尊严的忠臣,石碏设计诛杀弑君篡位的王子州吁和作为帮凶的自己的儿子石厚,也就顺理章了。
其实,石碏大义灭亲的忠义之举,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纵横财经社区 纵横股票论坛 ( 琼B2-20050020 琼ICP备08100221号 琼ICP备08100221号-1 )
纵横财经社区举报受理和处置管理办法 (2018版)     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专线:400-689-50268 18907552877
   
业务联系: QQ: 54898   咨询  Mail: 54898@qq.com   18907552877@189.cn 电话:18907552877 
静水投资QQ群: 纵横静水投资交流群 欢迎加小箭微信号: enoya2013    纵横财经公众号: enoya2014    或者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:
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

GMT+8, 2018-12-13 05:17 , Processed in 3.701136 second(s), 1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